少年少年·KK

堂本刚领证时是十八岁生日第二天,前一天刚从英国拍摄回来,晚饭也没吃,在堂本光一租的公寓里睡得昏天暗地。堂本光一正值高三,当晚甚至没回家,两人第二天才见到。也就是领证结婚那一天,堂本光一逃了课去结婚,领完证立马狂奔去学校。堂本刚优哉游哉回家,心情很好的大扫除后,被马内甲接去录节目了。之后天才爱抖露行事如常,当天行踪也没有暴露,堂本光一却在小团体里兜了底,于是近畿中学全校都知道他们的校园王子结婚了,惊掉无数人下巴也害无数女孩哭花了妆。
介绍一下当事人,堂本刚,十八岁,八岁演员出道,十二岁歌手出道,被誉为十年不遇的天才爱豆。堂本光一,十八岁,学生,极道堂本会七代目。当事人关系:婚姻关系。
八卦杂志虽然没能拍到照片,堂本会的人却做到了,当晚两人从市役所出来的照片就摆在总部公告栏里,同样引起一片哀嚎。堂本光一从不踏足总部,自然就不知道这件事,堂本会长也一言不发,除了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儿子好几天,硬是一句都没有问过。——孩子都能结婚了,当老子的就不用插手了。会长很欣慰。


堂本刚接电话时已是午夜,百忙之中还看到众多消息塞满了聊天框。
“光一?还没睡,我还在拍摄中,很……”
“刚。”
堂本刚顿了顿,挥手让乐屋里的staff出去。众人会意,悄无声息关上了门。
“怎么了光一,你没在家里吗?”
“没……健君受伤了……”
“什么!”


夜晚的东京要通畅一些,堂本光一也没想到他会来的那么快。他们班今日与外校组织打棒球,谁料那群人输了发狠,把他们都堵在体育场的更衣室里。长濑人高马大,无人敢惹,只招了一身青紫;堂本光一本人有“极道太子爷”的外号,被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放过了,连块青紫都没有,唯一的红肿还是帮小弟格挡时被人误伤。说起来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只要不是特意为之,小伤养养就好了。偏偏三宅健遭人针对,好像是森田刚的爱慕者的爱慕者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将人推倒在玻璃渣上。
他一身的血,把校内校外都吓了一跳,森田刚更是暴跳如雷,若不是班主任坂本拖住他,怕是他能冲到对方学生家里去。现在坂本陪着森田在楼上打镇静,长濑的兄长国分陪着他们班的人等在手术室门口。
说来也巧,国分太一今日不值夜班,准时下班准备回家,迎头在院门口碰见身高鹤立鸡群的长濑,再一瞧,其余几个也都在这儿。
得了,宠弟弟的哥哥放弃休息时间留在了医院里。
堂本光一坐在靠近手术室门口的位置,其后就是长濑。太一作为非同龄人坐在长濑身后,保护似的看着这群中学生。
堂本刚到来时手术还没有结束,国分太一先看到了他,故作轻快地挥了挥手。
“小刚来了。”
前排的几个人陆续回头,堂本刚一个一个招呼过去,最后停在堂本光一面前,见他不抬头,撩起风衣下摆蹲在那里。
“光一。”

手术一直持续到后半夜,等到三宅被推出来,天色已晨光熹微。等候一夜的少年们骨骼僵硬,被国分一个一个送上堂本刚的保姆车,w堂本坐在医院门口长长的台阶上,等待下一趟车。
堂本光一总算有了精神,也不知在内疚什么,抱着他丈夫的胳膊用头抵着,就像做错事的小学生。说来这事谁也怨不得,对方并非穷凶极恶,不过是被桃花蒙蔽了双眼,连森田刚也只是暴跳如雷(表面上),直要去找对方算账,没有消沉低落。堂本光一这情绪就格外特别。
少年偶像困得不行,点头如小鸡吃米,一直一直向光一那边倾斜,还努力撑着眼不要睡过去。他脑中一团浆糊,也顾不得有被狗仔跟踪的危险,展开另一边手臂环抱住堂本光一。
凉风不寒,加之沉稳心跳通过手臂传到心里,堂本刚打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正巧听到怀中人的话。
“……都是因为我健君才……”
“不是棒球吗?”
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十分了解对方性情,一说一接来往极快,没几句刚就知道了这莫名内疚的原因。说实话责任心太高容易累,堂本光一扛着不知打哪来的责任,生生把自己压弯了腰。手刚搭上后颈,就听到一声惊叫,堂本刚还没反应过来,原本无精打采的棒球队队长猛地抬起头,就看到站在下几层台阶上的JK
然后他们就上文秋了被各方传唤了。
堂本会长不痛不痒把亲儿子说了几句,回头就把那张在台阶上拥抱的照片传给了夫人。堂本光一还在纳闷为什么没有人问他们之间的关系,谁知道大人们心照不宣,连隔壁家船王城岛茂——也就是长濑智也的大哥都知道了。
大babe帮忙遮掩事迹,连家里人都没有讲,谁知道这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最起码在他们的圈子里是这样的。
十八岁的爱豆比较惨,被社长马内甲轮番轰炸,回到家时眼睛都红了——被干燥的空气熏的。不过是一张拥抱照,却带动了那本八卦杂志的销量,事务所工作人员和近畿高中的学生几乎人手一本,TO和KO吵得凶残,只有寥寥几人掌握真相,默默萌上这对看似八竿子打不到的CP。
小夫夫两个前后脚进了门,堂本刚还在准备拨号给父母就看到堂本光一从浴室走出来,水淋淋的、散发出柠檬味沐浴露的暖香。他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,堂本刚却没了拨号的勇气。
毛毛躁躁擦头发的声音突然消失,冷不丁被人扑倒在沙发上,还带着潮气的皮肤贴在身上,顿时激起一片鸡皮疙瘩。
“不要担心,sns上只有百分之0.295的人猜测我们的关系,就算被人捅到面前,你需要的话,我会否认的。”
堂本刚睁大了眼,一瞬间仿佛世界都不在了。

 

end

June
20
2018
KKL
 
评论
热度(24)
© 秋山如妆 | Powered by LOFTER